博客网 >

浅谈对绘画素材取舍的一点体会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浅谈对绘画素材取舍的一点体会

 

我搜集素材的主要手段是用相机,在拍摄的过程中,我比较重视构图,既便是作为素材,我也希望自己拍的每一张照片都是一幅完美的图画。

我的作品大多是在我平时拍的素材中,经过了提炼、取舍和加工而成的。素材在我认识里是未加工过的原始资料,不能不加选择地记录客观现象,还应以自己的审美、直觉和感悟来加以选择素材中自己所需的部分,也是最能引起自己的视觉兴趣的形象和能够触动自己情感的景物为基础。但这样有时还是不足以打动人心,那么还应对素材再有意识地进行加工再创造,这种加工主要是对素材的取舍、概括和提炼处理。一幅好的作品,我觉得都应该是在这样的基础上产生,当然也离不开画家的灵感、激情、修养及技法,绝对不是没有选择地,照搬原始客观景物。这就是我们常说那句话:“艺术原于生活,更是高于生活的。”

在创作的过程中,绘画的选材、意境我觉得是很重要,首先要选择那些能够打动自己的情感的东西,感动了自己,才有可能感动别人,我喜欢画自己身边熟悉的自然景物,认为往往是最感人的东西,就是你平时所不在意的而又非常熟悉的景物。

胡同是我创作的主题,因为我从小在北京的胡同长大,对胡同有着浓厚的情感,那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我非常熟悉的东西,表现起来也得心应手。 

 

我的《窗外》这幅钢笔画,主题是反映北京风情的,画面主要表现胡同里老百姓的生活用品,有鸟笼子、三轮车、爬山虎、木板、砖头和石块及石墩等,记得一位网友在评论里写到“一堆破烂在豆豆笔下化神奇”。正象这位网友所说的,我的确是画的北京胡同里的一堆破烂,而画面给人带来的感受,却是一幅胡同文化的交响曲,原因是我在素材上,添加了很多主观的东西,如:爬山虎和后窗和北京人夏天在胡同里纳凉时常用的石墩等,这些内容上的添加,我认为在构图上更加完美,也更具生活趣味性。如果没有这些主观上的取舍,完全照搬素材,那真就是胡同里一堆破烂的再现。

绘画中的韵律、节奏感,一直也是我在绘画创作中,向往和追求的目标。韵律、节奏感在我们创作的过程中,主要体现在构图、结构和笔触等方面里,说起来容易,但能做到位,不是很容易。象在用笔上,线条的粗细曲直、疏密聚散、虚实及黑白灰的对比等等,这些既对立又统一的变化,我认为都是韵律、节奏感。如果作品中缺少这些对比,或做的不到位,我觉得一定是不会吸引观者的,更不会有感染力的。

 

 

 

例如:我的《向日葵》,这幅作品的取材,是200710月,我在陕北农村采风时,拍摄到的一张窑洞资料。到了陕北,窑洞满山遍野都是,不足为奇,况且我对那里的风土人情即不熟悉,也不了解,虽然也拍了许多很美的图片,可大都没有那种想去表现它们的冲动。惟独这张在窗棱上,挂满了一排大大小小拥挤不堪的向日葵,深深的打动了我。在我眼里,它们象五线谱中调皮的乐符。高高低低的,错落有致的,趴在那窗棱里嬉戏……

就是这样的遐想,让我产生了要去表现它们的欲望。

这个素材原形上的窗棱和窑洞,在图片上占据的面积过大,如果不加取舍的照搬素材,会给人以画面平淡、主题不突出的感觉。虽然素材本身的韵律、节奏感十足,如圆形的向日葵与背景的方格窗棱的方圆对比,木与纸的软硬对比及铁链和铁锁与黄土的质感对比等。这些先天具备的条件,我觉得冲击力还不够,于是我在创作的时候,为了更突出主题,我只取了整个图片的一个局部——向日葵。那些不利于突出主题的东西,被我全部舍弃了。

在画面的右边,我有意的留了一块窑洞的墙面,这块墙面也是在整个画面里表现最虚的一块,它和刻画细腻的向日葵、窗棱,形成了又一个强烈的对比,在视觉上给观者以轻松、跳跃的韵律、节奏感。就象音乐中急促的快板与舒缓的慢板一样,也就是我们在绘画上,常常提到的收与放的关系。试想如果没有这块大墙面,画面会显得太满,给人以窒息和透不过气的感觉。

以上是我在创作中的一点点体会和感受。

<< 《守侯》 / 《大杂院》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wjsh913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